雷速体育

服务热线:12385 无障碍浏览 服务平台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业务动态 > 教育就业
《三月风》:残疾女孩用“双手”走向自由
来源: 中国残疾人网
发布时间: 2019-07-04
       生活似乎平稳运转着,可渭梅女的内心并不平静,一面是“在福利院待得太久,害怕去外面”的纠结,一面又是“大家给我画了一个个圈子,我想出去看看”的悸动。

6F5A6295.jpg
2019年5月5日,宝鸡飘着细雨,窗外到处一片湿意。像这样不便出行的日子里,渭梅女都会待在家中,架起手机和网友直播互动。独处的空间瞬时和四面八方有了联系。

渭梅女

1988年出生,陕西宝鸡人,双腿高位截肢。3岁时被遗弃在宝鸡渭河边,此后一直在福利院生活。曾是宝鸡市儿童福利院的特教老师,现为拥有90万粉丝的网络女主播。

文 摄影_《三月风》实习记者 吴漫

第一次见到渭梅女,是在她的出租屋里。她的个头只有我一半,看到我进门,仰起头笑着说欢迎。

我才看清她脖子上的绳子,两端系在屁股底下一块长方形木板的两头,配合着手里的木质手撑,她的身体得以向前移动。

小时候,一场车祸让渭梅女没了双腿。外出时,这套自制装备加上一台折叠轮椅,就可以实现便捷出行。网上大火的视频里,坐在轮椅上的她,活泼搞怪,乐观坚强,许多网友不吝用最美的词语来夸赞她,更多人和媒体知道了“宝鸡无腿天使”渭梅女。

2009年,参加陕西省第六届残疾人运动会,她捧回了三个“第一”:100米自由泳金牌、100米仰泳金牌、50米自由泳金牌。2015年,她参加第九届全国残疾人运动会篮球赛,取得了不错的团体奖。她还曾是一位福利院的特教老师,如今成了一名有着90万粉丝的网络主播。

《人民日报》、央视新闻等众多主流媒体纷纷报道,这个爱笑的女孩却迷糊地说,自己根本不知道哪家媒体更权威。直播间里寻踪而来的网友变多了,有人说她火了,她却对此不甚在意。和网友互动聊天,在直播间卖衣服,平淡地一如往常。

也许年少的经历、出走的打拼,已教会她宠辱不惊,更让她明见初心,没了腿和脚,也可以用“双手”代替,踏实地向前走去。

从小到大的“保护圈”

“我是个高个子,医生说我有一米六六,网友也帮我算过,说我至少有一米七。”渭梅女笑着说,现在身高89公分的她,臂长有69公分。没了双腿,她用来行走的手臂反而更加有力。

关于自己的身世,从小在福利院长大的渭梅女,只有一些后来的“听说”。有人说奶奶出去买菜,她追出去出了车祸;有人说在一个雨天,她被丢弃在福利院门口;也有人说她是在渭河边被捡到,所以姓渭,名字中的“梅女”是取“美女”的谐音。但她记得最清的,是1992年来到福利院,从此再没见过父母。

那时候她才3岁,住的宝鸡市扶风县绛帐福利院,当时还统称为精神病院。老人、孤儿、残疾人、精神病人都住在一起,什么年龄段的人都有。整个精神病院分为一、二、三、四所,三所是孤儿院,也是渭梅女儿时生活的地方。

10岁之前,她都在孤儿院里度过,从没出去看过外面的世界。每天除去院里开的大班课,就是吃饭、睡觉、看电视。她最开心的时光,也是和外界唯一的接触,全部来自孤儿院里阿姨们带来的小孩。抓石子,跳皮筋,捉迷藏,“那会儿学的东西都是那些孩子教我的,玩的游戏也都是他们带进来的。要不是他们,我什么都不懂。”

因为成绩好,10岁以后,渭梅女跳出了这个封闭式的保护圈。1999年,她来到宝鸡市儿童福利院。在福利院的安排下,一拨又一拨像她一样的孩子,在福利院可以照拂的范围内继续读书,从初中再到各种中专院校。她也不例外, “去宝鸡以外的学校,车接车送肯定不方便”“就在这个学校里选一个吧,其他孩子也一样”,各种现实的关切回响在耳边,位于宝鸡的陕西自强中专学校及其计算机专业,成了她几乎没得选的选项。

2014年,渭梅女毕业了,顺其自然地成了宝鸡市儿童福利院的一名特教老师。那年她26岁,回到成长的地方,教和她一样的孩子语文、绘画还有音乐。十几个人的特殊班级,她和他们玩在一起,大家都亲热地喊她“妮妮姐姐”。

生活似乎就这样平稳运转着。可渭梅女的内心并不平静,一面是“在福利院待得太久,害怕去外面”的纠结,一面又是“大家给我画了一个个圈子,我想出去看看”的悸动。

 40.jpg
小区外的一家便民超市,是渭梅女收快递、买日用品的常来之地。货架高处的物品,对渭梅女来说可望不可及。

魔都历险记

“从小到大我都在福利院,小时候就渴望出来,一直没有出来过”,很难想象,因为这个原因,渭梅女曾有过轻生的念头。“如果从小他们没有这么严管我的话,我可能对外在的世界没那么大欲望。”她找到了困扰自己的症结,2017年,从福利院辞职,决定“出去看一看”。

“你一个残疾人出去什么都干不了”,福利院里熟悉的阿姨们这样劝说, “你一个人出去不害怕吗?”身边的朋友也不禁发问,性子要强的她,一下被激起斗志。渭梅女并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,但她最终选择了独闯上海。“得跑得远,天高地远谁也管不着我,我想干啥就干啥”,要自由是她一开始的心态。

她开始找工作。因为残疾和低学历,她倍感自卑。面试的时候,她害怕得连话也不敢说。第一份工作,是给辅导班做电话销售顾问。她以为是当老师,自己有经验肯定能干好,没想到去了之后是推荐课程、打电话。“我压力好大,打了一个月,竟然一个人都没招到。”那阵子,一见电话,渭梅女心里就发怵,晚上做梦都吓得不行,想着一打电话别人又该骂她了。每个电话至少打三遍,每天不停地打,骚扰的频率让她同样感到痛苦,“脸皮”和表达却因此得到了锻炼。

一个单子没接到,渭梅女主动请辞。第二份工作,做保险公司的助理,以为是“端茶倒水、整理文件”的文员工作,没想到又是打电话。领导是宝鸡老乡,对她照顾有加,给她买了手机还让她在家办公。她又打了一个月,接受不了自己没业绩,便又离开了。

积蓄在慢慢消耗,渭梅女开始着急。出门不方便,她甚至用微信上“附近的人”到处找人问工作。后来在朋友的介绍下,她在一家美甲店当起了学徒。

每天往返于出租房与美甲店之间,一个没有双腿的女孩坐地铁,无论如何需要帮助。“他每天早上送我过来再跑回去,下午过来接我再推我回去”一位朋友的友情相帮让她感动,她给自己办地铁卡的同时也给朋友办了卡。一趟出行,相当于三个来回,交通费大大超支。当学徒没收入,每天还得倒贴不少钱,经济压力大得令她难以承受。

一位网友的经历给了她启发。“那个女孩是90后,妈呀,她太牛了,直播卖化妆品,一晚上就能赚三十万。”渭梅女的想法开始产生变化,“我觉得我得换一种思想了,我得敢闯。”

2017年8月,渭梅女开始玩直播,慢慢地“每天的饭钱都是直播赚来的”。从福利院出来之前,渭梅女从没想过创业。她理所应当地以为,只有找工作才能赚钱养活自己。在上海摸爬滚打小半年,她学会了一个新的道理:直播里的聊天和互动,一样也能创造出价值。

 05B02F64724822057048FCB5781509AC.jpg
两室一厅的公租房,厨房和大厅连在一起。每次做饭,渭梅女总会开着电视,电视的声音热闹地在屋子里回响,一个人也就没那么冷清了。

我全部的野心就是自由

“虽然这趟出来没做成什么事,但从上海回来,我的性格真是180度大转变,从以前的自卑和小心翼翼,一下变得外向了,这一趟来得太值了。”以前,别人一吵架渭梅女就会害怕,觉得自己是导火索。曾经,憋着自己不出门,出门也不下轮椅,就怕看到别人对自己“用手走路”的异样眼光。魔都历险之后,这些都不能刺激到她了,渭梅女发现自己的内心更强大了。

尤其是她终于找到适合自己的生存方式——做直播。一开始只是和网友聊天逗乐,当发现直播将传统的空间限制打破,她便回到了宝鸡。“要么你在别人的屋檐底下干活,要么你就是顶尖,自己开创出一条道路来”,于是聊天之外,她开始直播卖衣服。

所有的事她都一个人操持。亲自去外地进货,销售、宣传、打包、邮寄,每天从早忙到晚。

一场直播中,她时而低头核对手写的尺寸清单,时而抬头和冒出来的新头像互动,一会儿伸长晾衣竿找挂在身后的衣服,一会儿引导顾客加微信,下单转账一气呵成,整套直播卖货流程,她显然已经成竹在胸。

屏幕另一端,对话框里不时人夸她美,不时有人赞她坚强,不少老粉则一个接一个地问她怎么剪了短发,更多人则在询问架子上衣服的相关信息。总有新的网友加入进来,同样的问题她不厌其烦地回答,耐心得令人惊讶。

6F5A5892.jpg
每晚洗漱完,敷着面膜躺床上玩手机,是渭梅女的睡前活动之一。

如今,每周休息一天,状态不好不营业是渭梅女的工作原则。“我没有把赚钱当目标,过得去就行。”直播快两年,她努力充实着每一天,最好的时候一个月能有过万的收入,她已然能很好地照顾自己。

现在的她,一个人住在以前福利院小伙伴的公租房里,两室一厅的格局,一间休息,一间用来工作。她养了一只害羞的暹罗猫,见到生人立马躲得无影无踪,直播里却成了常常出镜的小网红。

直播间里的粉丝表白,渭梅女已经习以为常,她微笑说着感谢的话。也有人恶语相向:“就你这样,你还挑啥”,“我喜欢你是你的福气,你应该感恩和珍惜”……对此,她时常选择视而不见。一些网友用健全凌驾残缺的优越感,让渭梅女更坚定了自己对感情的看法。网络也变成一种让她成长的方式,她愈发明白,如果爱,尊重和平等一定是前提。依然相信爱情的她,不急不躁,期待着幸福的到来。

下一步,渭梅女还想扩充人手。经常忙得忘了吃饭的她,是时候有人一起分担了。(来源:《三月风》2019年第6期)


打印 | 关闭 | 收藏
Copyright ? cl.shiyan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权所有:十堰市残疾人联合会  电话:0719-8492373  信箱:syclbgswf@163.com  网站地图
技术支持:雷速体育 鄂ICP备0501623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