雷速体育

服务热线:12385 无障碍浏览 服务平台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业务动态 > 电子期刊
北京小伙徒步带残疾母亲到西双版纳 共历时百日
来源: 中新网
发布时间: 2012-10-19
发布者: 京华时报

北京小伙徒步带残疾母亲到西双版纳   共历时百日

 

   

    推着母亲,一路南行。历时100天,走了4000公里。昨天中午,北京小伙樊蒙推着行动不便的母亲,抵达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首府景洪市,圆满完成了此次徒步旅行。认出这对母子的当地人将他们紧紧围拢,不少人泪眼模糊……

   711日,樊蒙辞去工作,带着母亲踏上徒步前往西双版纳的旅程。

  去西双版纳。这是樊妈妈的梦想,也是樊蒙的宣言。在这场释放心灵的旅途中,他们本不想惊扰谁,但还是感动了无数人,同时也收获了无数的感动。

  妈妈随口说儿子当即做

  1986年出生的樊蒙高中毕业后当过两年兵,是个足球迷。在今年2月的一场球赛中,他因韧带断裂做了手术,随后又和初恋女友分手了,心情一直郁闷。78日,他萌生了徒步去内蒙古草原散心的想法。回到家和母亲寇敏君一合计,目的地就改成了西双版纳。

  53岁的寇敏君回忆起当时的场景,现在还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去西双版纳一直是我的梦想,但那里太遥远了,我从来不敢想真能够去。寇敏君幼时因患小儿麻痹,双腿均行走不便,只能依靠轮椅出行。在此之前,她只出过两次北京,最远到过的是承德避暑山庄。

  妈妈随口说了要去西双版纳后,樊蒙第二天就辞去了工作。711日早上6点半,母子俩从朝阳区延静西里的家中出发,带着宠物狗,一路往南,开始了这次旅程。

  穿越河北、河南、安徽、湖北、湖南、贵州,最后抵达云南,樊蒙靠着手机导航寻路,实际行程接近4000公里。一路上的艰难困苦,樊蒙母子只是轻轻松松地做了形容。由于没有徒步经验,他们最初带着帐篷、手电、匕首乃至防蛇的雄黄酒,加上寇敏君,轮椅上的重量达到300斤。我们听说路上还有无人区,所以做了充分的准备。

  走累了便就地休息,天黑了则扎帐露营。最初的20余天,樊蒙吃足了苦头。走到云南,他已经黑得和当地土著没有区别,掉了30斤肉,长长的络腮胡须让他看起来老了20岁。樊蒙脚底长出了一层新皮,这已是磨破了两次之后的结果,第一次是血泡,第二次是茧子。新买的耐克徒步鞋,鞋底已经被磨平了。

  走到后来,徒步便已经成为了一种享受,樊蒙走起路来飞快。他们把帐篷扔了,每天赶往下一个集镇住店,不拘路程,只是前行。看看花,追追蝴蝶,谈天说地,母子俩顿觉其乐无穷。到达云南后,热情的同胞、漂亮的民族服装、动听的民族音乐……更是让寇敏君乐开了花。

  昨天一早,在20余名志愿者的陪同下,樊蒙从勐养镇出发,推着母亲走完了最后的25公里。

  中午12点半,他们终于抵达西双版纳州城区,圆满地走完全程。此时,距离离开北京正好100天。

  感动了大家感恩着大家

  骑大象、抓蝴蝶、喝椰汁、听佤族敬酒歌。从出发开始,樊蒙就把自己在路上的所见所闻上传到微博,和网友们分享。我要去西双版纳,樊蒙母子的微博宣言很快在网上广泛传播,截至昨天,他的粉丝已经上涨到5000多人。

  很多人都说,樊蒙是新时代的孝子,为母亲的一个愿望徒步穿越大半个中国,孝行感天动地。昨天,西双版纳州旅游局还为樊蒙颁发了感动西双版纳形象大使的证书。樊蒙说,他和母亲都天性开朗乐观,且亲密无间,他更愿意把这视为一次涤荡心灵的旅程。和妈妈一块儿,来看新鲜的世界,也品味人生的百态。

  他们准备了一个小笔记本,上面已经密密麻麻签满了名字。每到一个地方,樊蒙都让人们给他签上时间地点和姓名,有农民、有小店主、有警察、有记者,还有不会写名字的老乡,也有语言不通的少数民族兄弟。我们记得特别清楚,第一个是大兴榆垡镇的卖瓜老汉,他觉得我们是在开玩笑。

  在这样的过程中,母子俩体会到各地不同的风土人情,同时也不断获得当地人的帮助。听说是要徒步去西双版纳,加油站的工作人员给他们买了水、免费给樊蒙的手机充上了电,老乡们送来了瓜果粮食,交警为他们护行,还有人请他们到家中做客、带他们游玩。不少驴友和志愿者,自觉地加入到送妈妈去西双版纳的行动当中,帮樊蒙推轮椅。

  樊蒙对此感慨万千:其实最应该为之感动的,是这些淳朴的人,的价值也正在这里。

  走到半路上,母子俩的事迹便已经传遍了全中国。12日进入西双版纳境内后,处处都有人夹道欢迎他们。前天下午,樊蒙推着母亲到景洪市勐养镇的城子村,想看看傣族村寨的风情。没想到刚一进村,就被热情的傣族同胞围拢。大家都从电视上看到了樊蒙的故事,他们握住寇敏君的手,一个劲儿地赞她生了个好儿子。

  几位傣家老妈妈,不会说普通话,把自己家里的糯米粑和柿子、番石榴送来,还被感动地流下了泪水。

傣族大婶玉罕旺说,自己的儿子和樊蒙同岁。看完电视上有关他们的节目后,儿子跟我说,妈妈,我要带你去北京!

对话樊蒙

  她是我们家大妞

  记者:本来是自己想散心,为什么带上妈妈了?

  樊蒙:她自己一个人在家(寇敏君10年前离异),我也不放心。而且她平常就喜欢偷菜”(一种网页游戏),我要帮她戒网瘾()。当时就问她,有没有兴趣出去玩?走路去内蒙古。没想到她来一句,我要去西双版纳!我就想干脆疯狂一把。

  记者:为什么想到徒步这样一种形式?不能坐汽车或飞机吗?

  樊蒙:我们最初的想法很简单,就是想彻底地放松自己。路上可以陪妈妈说说话,还能遇上各种各样新奇的东西,第一次见到大蝴蝶和大蚂蚁,我都兴奋地跳了起来。在大城市里待得久了,这些单纯的快乐越来越少。并且她的腿不好,还有高血压、糖尿病和心脏病,出来走走对她有利。

  记者:路上有没有动摇过?有没有特别尴尬的经历?

  樊蒙:第一天特别难走,累得不行。本来想每天走75公里,最后缩短到30公里了。当时做好了准备,万一不行就坐车,但走着走着就坚持了下来。最尴尬的一次,在湖南的一个山区,晚上7点半了还没找到住处,一问老乡,前面10公里有个镇子。我们就打着手电,一点一点地摸着下山,走到了晚上9点半!

  记者:你和你妈妈平时关系怎么样?

  樊蒙:我们基本上不存在代沟,关系特别好,她是我们家大妞

  记者:有人说,你是孝子的典范,感动了中国,你怎么看?

  樊蒙:其实我真没想什么孝不孝的。我们都是特别热爱生活的人,我明白,其实大妞不仅仅是为了支持我,更是发自内心地想出来玩。我帮她圆梦,她陪我散心,都高高兴兴,一举两得。

  来源:京华时报  记者雷军  朱嘉磊

 

 


打印 | 关闭 | 收藏
Copyright ? cl.shiyan.gov.cn All rights Reserved
版权所有:十堰市残疾人联合会  电话:0719-8492373  信箱:syclbgswf@163.com  网站地图
技术支持:雷速体育 鄂ICP备05016233